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通讯

金色大厅演出成自娱自乐门票靠免费赠送

通讯
来源: 作者: 2019-06-07 22:36:08

悦而维生素D滴剂价格
儿童湿疹饮食注意
冬季皮肤病的种类

今年9月8日,北京交响乐团在维也纳音乐厅成功举办了音乐会,乐团六次返场,连乐团自己都始料未及。为此兴奋和欣慰的不只是演奏员和指挥,还包括中国驻奥地利大使馆文化参赞李克辛。他告诉北京青年报:“中国乐团在维也纳演出获得如此青睐很不容易,因为这些年大大小小的中国乐团来维也纳的太多了,仅今年前八个月就有133个团体在金色大厅登台,中国主题的音乐演出举行了24次,多数演出都不是国内最高水准,维也纳观众和媒体也不关注。这种频繁造访,对真正意义上的文化交流起不了多大作用,反而是一种尴尬。”

北京交响乐团到维也纳演出是第一次,为什么没有选择金色大厅?谭利华说:“我对在金色大厅演出很排斥,太多中国乐团和太多名目的中国音乐会在那里演出,金色大厅已经成了无论是谁都想去‘镀金’的舞台。金色大厅无非是维也纳爱乐乐团每年举办新年音乐会的地方,仅此而已,到那里演出不代表任何艺术水准,我们团不凑这个热闹。”

伪造维也纳市长签名 为去大厅不惜血本

中国驻奥使馆文化参赞李克辛告诉北青报:“很多演出只是中国人自己的事,你又不卖票,到场的大部分观众是华侨华人,这样的演出当地的媒介和观众不会关心,根本没有什么反响。但为了证明演出‘产生巨大反响’,就想方设法颁发证书。为了证明自己真的到过金色大厅,这些证书还都会有维也纳市长的‘签名’。我问过市长,他告诉我:‘很多签名我都不知道,是从络上我为其他事情的签名复制下来的。’”

曾经去金色大厅演出过,这一“事件”会记录在以后的宣传简历中。这种虚荣心现在已经波及到一些学生乐团和喜欢艺术的孩子们。

为了去金色大厅,一些地方管理部门不惜投入重金把自己的地方艺术团送去展示;一些学校的乐团请家长自掏腰包自付路费和住宿费带孩子去金色大厅演出;国内一些机构还在金色大厅举行各种音乐比赛、青少年艺术节、老年艺术节,当然,凡参加这些艺术节和比赛的选手都要自掏腰包。

用的都是“垃圾时间” 演出成自娱自乐

北青报在维也纳采访发现,金色大厅的演出已经越来越旅游化。9月初是金色大厅非正式音乐季的档期,在这里演出的不是维也纳爱乐乐团和世界著名乐团,而是一支“维也纳莫扎特乐团”,他们身着17世纪的宫廷服装,戴着头套,演奏莫扎特的作品,主要目标观众是造访这里的游客,这个乐团也经常在中国新年音乐会档期中出现。它的门票在兜售旅游演出的街市出售。

北青报查看了维也纳金色大厅的演出季档期和维也纳音乐厅的演出季档期发现,洛林·马泽尔和杜达梅尔分别指挥的维也纳爱乐乐团的两套音乐会没有安排在金色大厅演出,而是安排在了维也纳音乐厅,由捷捷耶夫指挥的马林斯基剧院交响乐团的音乐会也是在维也纳音乐厅而非金色大厅举行。金色大厅依然是世界著名乐团演出场所之一,但在现有公布的音乐季排期中,只有明年4月2日李云迪钢琴独奏会与中国有关,其他中国乐团或艺术家的音乐会根本没有被排进其正式演出季的目录中。

李克辛告诉北青报:“其实,很多中国乐团和艺术家在金色大厅的演出都是利用金色大厅的‘垃圾时间’,根本不在正式音乐季安排的场次中,且绝大部分都不对外售票,当地观众闻所未闻,当地媒体更不会报道。观众都是通过使馆和华侨商会等渠道向这里的华人赠票,靠‘组织’来的。因此,它已经成为华人华侨圈里自己的文化娱乐活动。”因为这种“文化活动”实在太频繁,连中餐馆厨师都“听怕了”,不愿来捧场。今年某个团体表演,竟然是其他团在台下当观众,然后轮换。

这就是一些文艺团体或艺术家“向世界展示中国文化”的“残酷真相”。

镀金潮十年高烧不退中国文化走出去该玩真的

2003年2月9日,北青报曾经报道《金色大厅不是金钥匙》,全方位剖析金色大厅中国音乐热的现象,引起强烈反响。但蹊跷的是,十年来,镀金潮势头不减且越刮越猛,甚至对中国驻奥地利大使馆都造成相当困扰,金色大厅方面也深感尴尬。大使馆要不停地把音乐会的票送出手,金色大厅几乎每个月都要接待几拨不远万里来这里演出的中国团体,演出的水准和观众的成分已经开始影响到了金色大厅的声誉。

几股力量的“共力”导致高烧不退:一、不少领导把自己管辖的团体送到金色大厅表演,将其看作一种政绩,热衷为其推波助澜;二、一些企业以为投资了金色大厅的演出,挂上了企业招牌就可达到在海外宣传品牌的目的。殊不知,金色大厅的影响力远非国人想象那么大,更何况是这种关起门来的自娱自乐,效果如何天知道。

李克辛对北青报说:“在金色大厅演出不能证明你的艺术水准有多高,金色大厅本身没有门槛,它就是一个维也纳独具特色的古典音乐演出场所,在这里展现民族艺术首先应该让当地的观众和西方主流社会观众接受,而不是为了让自己有一个提升知名度的噱头,中国文化走出去应该拿出真东西。”

高质量演出已受影响金色大厅商量对策

一位深悉内情、顾虑重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接受北青报采访时表示,旅行社和一些机构利用国人对金色大厅的憧憬,将其商业化的做法伤害了维也纳金色大厅的形象,也影响了在金色大厅中举办的一些有质量的中国文化艺术表演。

“一些中国团体牌子打得很大,很可怕,外国人很难在事前进行分辨。”他说。

此外,还有一些机构先订场次再“拉人”,拉不够人就取消,这种行为使国人的信誉受到金色大厅方面指责。

各方都已经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金色大厅负责运营的是“爱乐之友协会”,大厅本身需要支付很高的运营与维护费用,在经济状况不好的情况下,能够有更多场次的演出也是它所需要的,尽管其运营部门希望能够控制演出质量,但又苦于很难对国外的团体进行辨识。

金色大厅运营部门与中国驻维也纳大使馆和华人组织已经有过一些探讨,希望建立管理机制,对赴金色大厅演出的团体进行识别和筛选,但截至目前还没有方案出炉。

各种乱象影响的是金色大厅在中国观众心目中的形象,但作为全世界最好的爱乐乐团的主场,它仍是奥地利政府着力打造的文化符号。

此外,目前一些真正有质量的演出仍然有生命力。他举例,今年2月9日,“一脉千秋”京剧演唱会在金色大厅举行。欧洲的交响乐文化与中国京剧相结合,观众爆满,其中90%是奥地利人。目前,维也纳中国新年音乐会也有良好口碑。

“金色大厅是一个大师云集的地方,但不是到了金色大厅就能够成为大师。”

文/本报 伦兵 岳菲菲

链接

被国人误读的“金色大厅” 大厅基本场租是两三万欧元

金色大厅全称“维也纳音乐爱好者协会大厅”,是维也纳爱乐乐团每年元旦举办新年音乐会的地方。1998年,中央民族乐团在“吴氏策划”的组织下在金色大厅举办了第一场中国春节民族音乐会,这是中国民乐第一次走进这个过去只是西方乐团演出的殿堂。此后几年,一些以中外文化交流为主业的演出公司就开始组织中国的乐团到金色大厅演出。金色大厅并不是他们过去想象的有“艺术标准的门槛”,大厅基本场租是两三万欧元。只要付得起场租,任何人都能到那里演出。于是,售票商演变成依靠大使馆帮助赠票邀请当地华侨和观众“白看”,而登台演出的人员也越来越复杂。除了民乐,还有歌唱家的独唱音乐会、非职业的合唱团等都开始走进金色大厅。直到今年,国内一些机构还在那里办起了艺术节,金色大厅成为中国一些团体和艺术家在国外表演的主要舞台。

文/本报 伦兵

世界陶笛名家专场音乐会登台国家大剧院
近5年来全市生产总值年均增16% 实现质速双保证
胜利释放了全队压力

相关推荐